专题:国务院食安办回应油罐车事件:成立调查组彻查!

  界面新闻记者 |李烨

  界面新闻编辑 |牙韩翔

  关于煤油油罐车所载食用油的去向,有更多线索浮现了出来。

  随着《新京报》曝光的煤制油罐车装运食用油事件被广泛关注,这批食用油的去向有了更多的信息。7月9日,社交平台上有博主@高剑犁发布视频节目称,通过《新京报》记者抓拍到的罐车过秤时的电子屏内容,收集到了其中一辆涉事车辆的车牌,车牌号为“冀E5476W”,利用开源的定位平台,查询出了该货车行车轨迹。

  界面新闻自罐车业内人士处得到了对这类开源平台轨迹准确性的确认。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图表来源:bilibili博主@高剑犁发布视频内容截图

  行车轨迹显示,该车辆在2024年5月21日从银川宁东镇的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煤制油化工销售分公司”物流中心拉上煤制油,5月23日抵达河北华力油脂有限公司(石家庄)卸货。

  随后,5月24日这辆车来到涉事的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装上食用油。结合《新京报》的报道可知,这中间车身罐体未经清洗。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装上食用油的这辆罐车,离开中储粮油脂(天津)后首先来到的是汉中勉县新力油脂有限公司卸油。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界面新闻检索公开信息后发现,这是一家主营农副品加工的县镇级企业,菜籽油是勉县的特产,而这家新力油脂公司也曾在汉中市2018年的一份政府通知中被认定为“市级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

  勉县新力油脂公司的产品,销售区域应当集中在汉中甚至勉县本地。界面新闻自工商信息看到,“汉家香”“沔水花”“沔洲花”“勉水湾”“欣立”等9个商标,但对公开平台进行检索,皆未找到符合上述品牌的农产品。

  不过,招投标信息显示,该公司2019-2023年6次中标汉中及勉县的高校及事业单位食堂,包括2019、2023年共3次中标勉县民政局,3次中标位于汉中的陕西理工大学(及其后勤保障部),以及汉中职业技术学院。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勉县新力油脂公司中标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一份勉县2022年的行政处罚单显示,勉县新力油脂公司在2022年因生产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的行为被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示以警告。

  继续跟随行车轨迹。5月28日该车辆再次回到宁夏拉煤油,6月1日到达广东佛山沙堤机场附近卸油。同日,它从中纺粮油(东莞)有限公司装上食用油再次上路,3天之后,6月4日,到达咸阳的金龙鱼食用油工厂卸货。

  先看提货公司的信息——天眼查APP显示,中纺粮油在东莞的子公司都已注销,但界面新闻自地图上看到,在东莞水乡大道附近确实有一个名为“中纺粮油东莞有限公司”的地点。参考此前的工商信息,中纺粮油(东莞)为中纺粮油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的持有者正是中粮集团。

  东莞是中纺粮油在珠三角的布局,旗下食用油品牌包括“福临门”、“福小贵”等。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这辆从中纺粮油(东莞)装了油的油罐车,来到了咸阳的金龙鱼食用油工厂卸货。

  界面新闻在地图信息上看到,咸兴路上有一家金龙鱼公司为“益海嘉里(兴平)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结合据天眼查APP信息,这几乎是金龙鱼的全资子公司,金龙鱼持股比例达97%——而后者涉及品牌十分广泛,“金龙鱼”“胡姬花”“欧丽薇兰”等品牌皆在其中。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天眼查APP显示,益海嘉里(兴平)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30日,注册资金3890万美元,公司位于咸阳市兴平食品工业园内,占地449亩,分三期建成,主要建设食用油的榨油、精炼生产线、小包装油生产线、配套建设储油罐、铁路专运线等设施、小麦的面粉生产线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加工厂旁边1.3公里之外,还有益海嘉里的预制菜工厂丰厨(兴平)食品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丰厨(兴平)食品有限公司计划投资40亿,目前建成投产的是一期工厂,产品以学生餐为主体,预制菜、调理包、半成品加工为辅。

  该公司和益海嘉里(兴平)食品工业的总经理同为一人。而界面新闻曾在2024年4月走访过该预制菜工厂。当时了解到,该央厨工厂目前学生餐的产量在日均5000份左右,预计到今年下半年可能达到1.5-2万份。

  目前,尚未清楚两家工厂之间是否有相关货源和食用油流通情况。

  金龙鱼方面在7月9日对该事件进行了回应,但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它称,公司对食用油运输有严格监管,称“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对食用油运输的相关规定,并制定了集团性管理制度,旗下各工厂严格落实执行。食用油运输工具须按照《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要求,以确保产品质量安全”。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事实上,从行车轨迹来看,在被《新京报》曝光的两家公司之外,该货车在半年内的已经在不同的食用油厂家和煤制油厂家之间穿梭运输。

  其中还涉及的食用油相关公司包括了益海嘉里(武汉)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河南正康粮油有限公司、陕西西瑞集团粮油食品仓储物流加工基地等,企业类型涉及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此间,这辆车还运送过饲料。

  而本次事件之中的另一涉事公司,汇福粮油集团则曾表示卖出的散油都是客户自提的油,可以以任何形式流向市场,不清楚客户渠道流向是餐饮为主还是零售为主。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界面新闻也在其官方公众号上看到部分被汇福粮油称为散油销售客户的名单,其中多为餐饮供应链企业。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7月9日,一名粮油行业知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汇福粮油集团的客户群实际上十分庞大,或涉及众多中小型食品厂,因此难以从目前公开信息上判断该批“问题油”的去向。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混装油罐车曾停靠中粮和金龙鱼的工厂,金龙鱼还在旁边生产预制菜

  示意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该事件的恶性影响已整体上波及了食用油行业。

  山东鲁花集团于7月9日发表声明,表示将实施“严格前端、监督过程、全程追溯”的食品安全风险防控策略,对全链条进行把控。

  国务院食安办也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彻查罐车运输食用油乱象问题。

  《人民日报》报道称,针对媒体反映的“罐车运输食用油乱象问题”,国务院食安办高度重视,组织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粮食和储备局等部门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成立联合调查组彻查食用油罐车运输环节有关问题。对于违法企业和相关责任人,将依法严惩、绝不姑息。同时举一反三,组织开展食用油风险隐患专项排查。调查处置结果将及时公布。

  目前涉事食用油的最终流向仍然有待有关部门公告。但对于该起事件,除了要追问“问题油”流向外,更重要的是对整个环节中食品安全监管缺位的问责,以及所涉及到的消费者权益保障与赔偿等问题,对此公众也在等待更多信息。